广告合作Telegram:@tang6668
7788rrr.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国产馆 » 小夏寻花 童颜巨乳00后妹子激情双飞

影片介绍

在线播放地址

【强烈推荐】下载APP 看片速度提升100%

影片详情介绍

根據《又黄又湿又免费的视频》報導,遇见:陌上花开,徐徐归来分类:小说阅读(119)投稿:怀青2021-07-15  陌上花开,徐徐归来  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显示02:00  许久没有更新状态的空间,一条新动态。  “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遗民几度垂垂老,游女长歌缓缓归!”  配图是:一棵高大的挂满了红布条的许愿树下,一袭白裙的女生,娇小的背影,及腰的长卷发,轻风撩起耳边的发丝,她微微扬起头,视线追随着被抛起在半空中的红布条。  照片,把时间定格在此刻。  刚更新上去,回复接踵而来。  爱笑的大色猫:小可,你复活啦?  君笑天下:哎呀,看起来好美啊。乖可去哪啦?  哭泣的幸福:你个笨蛋,快点回来。  独自丶演绎:小可,你复活啦?  ……  看来,夜猫不少啊。  微微一笑,正想逐个回复的时候,QQ图标闪动不停,信息也是连续不断,每一条都带着浓浓的关心。  其实,自己真的很自私。  明明就每天都有上线,却假装不在的隐身着。逃避着所有人的关心,让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销声匿迹,找不到踪影。  统一的回复:我要回来了,快来迎接我吧。迟到的、不来的,拖出去打靶5分钟。  一如从前的语气,带着点小幽默的小欢乐。  然后,下了QQ,不再理会网络另一边那些秒回过来的信息。  其实,自己不只自私,还很欠扁。  打开许久没登录过却一直没有卸载的游戏,登录那唯一的一个账号。其实,玩游戏的人,绝对是都不会只有一个账号,会有很多个小号,满足游戏者的种种需要。  一袭白衣,手里抓着一根泛蓝光的棍子,一头缃色长发,格外突兀显眼。站在泫渤风景秀美的小河边的柳树下,听着灵兽老鼠吃稻米时发出的欢乐的叫声,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  “目标在十线的泫渤派小河边的柳树下。”  门派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说话人的ID叫【随风逐浪】。  “真的吗?等我。”ID为【小宝宝】的说道。  “我也来……”  ……  沉寂的门派聊天频道一下子沸腾,个个都迫不及待感觉。  估计又是碰到仇人,拉上门派一起报仇雪恨来着了。但是人家在安全区,你们是准备来骂人的?。  其实,最后一次登录的时候,是没有门派的,而且,有夫妻状态。  之前为了满足游戏里打架的需求,是有结婚的,号也不仅仅是自己在玩。而现在,曾经静静的和自己ID号一起挂头上的夫妻号已然没有了。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总之,号还在就行。  转身,转悠转悠去。灵兽老鼠紧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柳正关门前那一排排温馨的房子;亦真亦幻美妙绝伦的莲花山;气势壮观的瀑布桥;神武门清澈见底的狼湖;清新幽静的狼湖亭;白雪皑皑的冰宫……  最后还是回到泫渤派南门的小河边,无聊的欺负着河边的蛤蟆,老鼠也想跟着凑热闹,但是往往被欺负的蛤蟆在它出手前就已经挂了。看着老鼠来回跑动却只能白跑的情景,不自觉一笑。  因为游戏画面的角度问题,莫茉看不到游戏里距离白衣女子不远处的柳树下静立一个白衣剑客在默默注视着,直到他迈步走到身边,看到他头顶的ID【独自一人笑】时,心,慌了一下。  然后,相对无语。  “好久不见!”【独自一人笑】说。  本来是要点击对话框,回复对方,结果却按到了移动,游戏里的白衣女子【可可伊人】照着指示目的地跑了起来。  同一时间,“不要走”三个字映入眼帘。而白衣女子也已经跑到了几步远的目的地停了下来。  “嘿嘿,没有要走啊,按错的按错的。”【可可伊人】往回踱步说道。  而电脑前的莫茉,则是懊恼的想要掐死自己,怎么还是这般的没出息。  “那就好。”【独自一人笑】回道。  莫茉不知道该说回什么,是说最近可好还是怎么这么晚还没休息?想想好像都不对,正在纠结要说什么的时候,对方又来一句,“你还好吗?”  心,又被撞了一下。  很好啊。  正想敲下这三个字的时候,世界一片黑,亮着的笔记本电脑的游戏画面提示,与服务器断开连接。  断电,断网了。  这,这不能算是她在逃跑吧?电脑前的莫茉一脸惆怅。  等了十分钟也不见来电,莫茉心里纠结着是否要上手机QQ告诉对方,说明一下情况。终于纠结完的下决心的时候,却发现手机早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  算了,就这样吧。  反正,是不是逃跑,应该也不重要。  关了电脑,了《又黄又湿又免费的视频》无睡意的莫茉躺在阳台的藤椅上,呆呆的看着星星点点的夜景,夜风有点凉,竟无端有点心烦。#p#副标题#e#  三年的时间了,还有什么放不下呢。  所有的相遇,都是冥冥中的注定。  有些相遇,能够陪伴一辈子,而还有些相遇,如同交叉线,最后渐行渐远。  认识怜姐的那年,莫茉才20岁,正值青春年华,却也是一人生活的开始。  那年夏天,唯一的亲人也离她而去了,只剩下间房子,还有一些存款。  在听到爷爷去世消息的时候,她没有哭,安安静静有条不絮的办理爷爷的身后事。从小失去双亲的日子,是爷爷的陪伴和教导,让她快快乐乐的成长,充满阳光。所以,爷爷就算走了,也不会希望自己难过的。  或者,也是自己骨子里的天性薄凉吧。  因为天性薄凉,所以真正的朋友不多。  因为理想和目标,各自在想在地方努力和生活。只有时不时的相聚,没有长久的陪伴。说到底,自己也是一个异乡客。  生活依旧要继续,就算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也要开心的生活着。这是她答应过爷爷的。  秋天刚来的时候,对面屋换了新邻居,一个友善漂亮的美女。有时候出门刚好碰见了,她会主动点头问好,莫茉也回以同样微笑。  因为受爷爷那远近不如近邻观点影响的缘故,所以在对面屋新邻居敲门借酱油的时候,莫茉干脆把酱油全《又黄又湿又免费的视频》部送给那个新邻居美女。  然后,盛情不却的到对方家里蹭了顿饭。  小茉,咱以后做朋友吧。  好。  然后,她坚持要莫茉叫她姐,即时她才比自己大那么三个月的时间。  后来的后来,怜姐决定远嫁的前一晚,两个人缩在被窝里聊天,聊过去,谈未来。对于那晚,莫茉一辈子都会记得。  怜姐说:他愿远娶,我愿远嫁。  小茉,对不起,以后不能常常陪着你了。原谅怜姐的自私,姐现在是奔着幸福去了,相信你不会怪姐的,但是姐也要意思意思表示一下的。还有,你一定要抓住你想要的幸福。  怜姐在到达目的地报平安之后,没多久莫茉就收到这么一条短讯。  “大家晚上好,小怜姐让我转告大家,她以后不会再玩游戏了,也不会再出现在大家的世界里了,祝大家玩得开心,生活幸福。”  莫茉打完这么一句话,犹豫了半片,才按下发送键。  果然,本来聊得热火朝天的游戏门派的Q群里顿时安静下来,可以想象得到,电脑面前的众人应该都是惊呆的表情。  事情太过突然,所以无法接受。不管是现实,还是这网络里。  群里总共也就十来人,都是游戏里认识的,个个性子不同。都说玩游戏的人是孤单寂寞的,所以,虽是网络,但都是真感情。  怜姐是门派的创始人之一,虽是女生,但热情爽朗、不拘小节的性格讨人喜。平时有好的装备也舍得跟大家分享,听到门派里谁被欺负了也是立马跳出来把对方欺负回来,自然是深得大家的喜欢。  而现在,她却突然要消失在大家的面前,还不是亲口说的,一时间叫众人如何接受的了。  所以,莫茉,就成了众人寻求答案的对象,唯一的。  不仅是因为那番话出自莫茉的口,更因为小怜曾门派里亲口对众人说,小可儿就是我的亲妹妹,大家不准欺负她啊。  怜姐的游戏ID是【怜幽草】,职业是剑客;莫茉的游戏ID是【可可伊人】,职业为医生。一个善攻,一个加辅,形影不离。  不管是闲逛或者清队杀人,总能看到【可可伊人】跟在【怜幽草】后面,走在最前头的是【独自一人笑】。升级的时候,【可可伊人】基本都是站在安全的角落里当兔子,默默地分享着【怜幽草】和【独自一人笑】杀怪经验。而,群医的最大得益也只是怕其他两人顾不到自己的时候,【可可伊人】不至于一下子就被怪拍死。  三人行,【可可伊人】就是那个大灯泡。  对此,莫茉乐此不疲。  第一次听见【独自一人笑】的声音,是在门派频道的YY上,那也是莫茉第一次出现在门派的频道上,正好碰到众人在起哄【独自一《又黄又湿又免费的视频》人笑】高歌一曲。怜姐霸道的把【独自一人笑】往麦上一放,勒令道:“阿时,我家小可儿说话之前,你就先唱一首,表示表示大家的欢迎之意。谁反对的站出来,我打屎他。”  此举正合众人意,然后【独自一人笑】就在众人期盼下,准确说在怜姐的威迫下,连唱几首歌,最后打着去装水的旗号闪人,久久不见出现。  他的声音听上去磁性浑厚,显得很稳重,给人一种安全感。特别是唱歌的时候,很迷人,不管是周杰伦的还是林宥嘉的歌,都有那么几分原唱的感觉,百听不厌。#p#副标题#e#  至少,莫茉是这样觉得。  以至于在后来的后来,三人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莫茉总喜欢让他唱歌。  而每次,廉时也从来不拒绝。  之前,【可可伊人】是跟在【怜幽草】和【独自一人笑】的后面;后来,【可可伊人】就只跟着【独自一人笑】。  没有怜姐了的游戏里,莫茉变本加厉的毫无愧疚之心的当着兔子,衣服装备武器这些,从来不忧心,【可可伊人】每升到一个等级,廉时总是第一时间就给换新的。  莫茉曾问:“你对我那么好,是因为怜姐吗?”对话框里打的文字,她不敢问出声来。  大抵,还是比较习惯打字吧。  那边沉默了好久,才回复过来一个字,“嗯。”  “怜姐,他们提议月底来个帮派G市大聚会,选在G市的中心广场。你回来吗?”  莫茉站在阳台上,俯视这座生活了十多年的城市G市,对着电话那边的怜姐问道,“大家都很想你。”  “不了,既然选择了相忘于江湖,就相见不如怀念吧。”怜姐的声音一如往常平淡。  “但是,我真的很想你,你回来见见我好不好?”莫茉仰起头,看着夜空,稀疏的几点星光。  不等回复,又接着道:“或者,我去找你们,我都没有见过现实的姐夫。”  我也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好像你说的那样,过得很幸福。  “下次吧。保证这次说的是真的,让你姐夫亲自接你,还要让他好好表现贿赂贿赂你。”  “不准再骗我噢。你结婚都一年多了,也不回来见我,真狠心。”莫茉抱怨道。  “好。不跟你说了,你姐夫叫我呢。”  “好,那你先忙。”  “小茉,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  “恩好。怜姐再见。”  门派的G市大聚会,莫茉最后还是失约了。其实,准确来说,是没有出现在聚会上。  坐在聚会集中地点不远处的露天咖啡厅,莫茉看着门派的人《又黄又湿又免费的视频》陆陆续续的到达约好的地点。每一个人的到来,都少不了被先到的人损一顿,气氛一次比一次高涨,个个都是笑容满面,兴高采烈的。  莫茉就那样坐在那里,一直到天黑,到人群都转移到了下一个目的地。刚收拾好东西,就听到一道好听的声音:“你好……”  抬眼一望,一个男生,很高大的个子。  即使逆光,莫茉却也能肯定,眼前这个人,自己并未见过,更谈不上认识。  只是,声音好像有点熟悉,满是疑惑的语气,“请问?” 《又黄又湿又免费的视频》 “猫猫姐,我是廉时。”  特别的称谓,让莫茉没办法不相信眼前的人所说的话。  廉时知道莫茉的样子,莫茉喜欢把自己的旅行照片上传到自己的空间,或者只为让在乎她的人知道自己过得还不错,不用担忧她。  而,莫茉却从没见过廉时,不管是照片还是视频。  廉时很神秘,除了知道他是Q市人之外,其他信息半点都不会泄露。每次大伙聊到他的样子他的工作的时候,廉时就会很认真的说他自己是一个猥琐的60后搬砖大叔,附加上很猥琐的表情。  以致,有同门不禁感慨:阿时,你是打入我大天朝的奸细吧。  莫茉研究过地图,Q市很远,离G市很远。  所以,莫茉从没想过,廉时出出现在G市。她想过的是,有一天,她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挽着怜姐,如天降神兵一样,闪亮出现在廉时的眼前。  因为,怜姐也在Q市。她远嫁的城市,就是Q市。  那个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好长的时间里,莫茉都觉得好像梦一场,太诧异了。  还有,惊喜。  门派聚会过后的几天里,因为失约,莫茉和廉时都被损了好几顿。两人只能赔笑道歉,盼时光赶紧往前迈步。  莫茉出现在游戏里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多数在周末的时候才会出现在门派里一会。她换了份新工作,工作上的事情挺忙,经常回到家的时候只想赶紧睡觉,没有心思再在游戏里游荡。  唯一坚持的就是,睡觉前,莫茉都会跟廉时聊上一会。或者,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上辈子一定是无家可归,所以这辈子这么的宅。莫茉一直都认为,这句话用在自己身上,很贴切。而现在,周末的时候,莫茉不再像以前一样宅家里。  或是G市,或是T市。  莫茉的空间,开始出现了这两个相邻城市的旅游景点的照片。镜头前的她,虽然只有一个人,但很多时候都是带着笑容,甜甜的笑容,整个人充满着快乐的阳光气息。  拍照者,不详。#p#副标题#e#  所有关注莫茉的人,都一致觉得,这小妮子恋爱了。  但,莫茉从来都不承认,也没有透露一丁点的信息。不管是现实里的朋友,还有游戏里的同门。  同样渐渐淡出游戏的,还有廉时。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能够在这个网络聚在一起过,也是一种缘分。缘散要走时,谁也拦不住,也不能拦。亦如当初的小怜,后来的小可,现在的阿时。  人生不也如此,教会自己跳舞的那个人,未必就会陪着自己跳完那一支舞。唯有,珍惜那一段陪伴时光。  可是,贪婪是人的本性。当所想所要的足够重要时,人就会忘记一开始的初衷,开始变得不再满足现状。  而,人一生中,意外,又总是那么防不胜防,突兀而来。  怜姐的葬礼上,莫茉还是没有哭。怜姐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病情,不就是不想她伤心吗?那她又怎么可以让怜姐走得不安心呢。  只是,她安安静静的垂首模样,让陪着她的廉时异常的心疼,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在一个聪明的人的面前,那些她明知道的道理说多了,反而变成没有意义。  而他,所能做的,就是默默的陪着她。  不管是因为两个人之间的情谊,又或者,是因为小怜。  怜姐的葬礼过后没多久,还记得那是个风高云清的下午,阳光很灿烂,在G市的车站旁的咖啡厅。莫茉安静的趴在靠窗的桌子上,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发呆。天黑之前,莫茉无数次告诉自己,再等一等,再等一等。  直到,咖啡店打烊。  晚上10点,莫茉死心的踏上离开G市的末班车,只背着一个背包,没有回头。  终究,她还是没有抓住她想要的幸福。  三年后的现在,莫茉回过头,竟然想不《又黄又湿又免费的视频》起这三年里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去了很多地方,却感觉又好像哪里都没去。  再次回到这个熟悉的城市,竟然有些害怕。不是已经放下了,所以才敢回来吗?  不可否认,这三年来,她是故意断绝跟廉时有关的一切消息,她也试着去认识更多的人,希望可以将他由心里放下。  而今晚的许久不见之后的聊天,莫茉清楚的意识她,她根本就没放下。  不闻不问,不代表忘记。  有些东西,就像骨髓一样,在骨头的心间,是永远无法抽取出来的。  番外:你给予的温柔像片云  阿时,帮我照顾好小茉,力所能及的陪着她,就算只是在网络上,就当你还了欠我的情。好吗?  好。  直到莫茉彻底的消失在众人的世界里,廉时才清楚的意识到,原来曾经的小怜,早已看穿了自己别扭的心下隐藏的秘密。  他喜欢她。廉时喜欢莫茉。  他受过伤,所以不再相信爱情。所以在莫茉向他坦露心意的时候,他退后了。  他觉得,只有两个人只有友情没有爱情,就永远都不会失去彼此。  可是,最后把他搞丢了莫茉的,却是那所谓的友情。他一直逃避着自己的心,逃避着莫茉的情,披着友情的外衣,把莫茉一步步的逼远。  “阿时,你不要说话,你听我说。我是个胆小的女生,我怕你打断了我的话,就没有勇气再接着说下去了。其实我知道,怜姐喜欢你,而你,也是喜欢怜姐的;但是我却想不明白,为什么怜姐最后嫁的人却不是你。一直以来,我都不敢向你坦白心意,因为我害怕拒绝。我像个偷藏了糖的孩子一样,撺着对你的喜欢,暗自开心,却也暗自伤神。怜姐的去世,突然让我看透了这人世,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我们永远都猜不到。我害怕有一天,我带着你不知道的我对你的喜欢,就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廉时,我喜欢你,从认识你的时候就喜欢了,很喜欢很喜欢。我现在G市车站旁的咖啡厅里等你,车票的时间是在四个小时之后。如果你不来,那我必须要离开,离开有你的世界。因为,我最害怕的事情是,我最后未能嫁给你。”  三年来多少个午夜,廉时总是在梦里惊醒。梦里,莫茉穿着婚纱嫁给了别人,又或者是,他的婚礼上,莫茉突然穿着婚纱出现,但都对他说着同样的那句“我最害怕的事情是,我最后未能嫁给你”。  小怜决定结婚嫁给他人的时候,他很平静。虽然他确实是喜欢过小怜,但在知道小怜有比他更好的追求者的时候,他选择了沉默,隐藏自己的心意。  所以,有时候他也不清,到底自己是真的希望小怜过得更好而放弃呢,还是因为自己的不自信,害怕再次受伤,又或者是因为,不够喜欢。  莫茉消失得这三年里,廉时没有跟任何人打探她的消息,却总会在玩游戏到深夜的时候,想起那个明明就很困了却非要陪自己熬夜的倔强的小女生;想起她在游戏里跟着自己清队却又总是分不清路,稍微走快一点她就会走丢,最后还得让自己服服帖帖的倒回去四处找她;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真人时候,她那安静的略带忧伤的身影,让他改变初衷勇敢的上去打招呼;想起与她一起在G、T两市游玩的那些快乐的时光,她笑得让人看着就舒心;想起小怜葬礼上,她那故作坚强,固执的不准自己哭出来的,只为不让旁人担心情形;想起她在离开前那番长情的表白话语和那句最动人的“我最害怕的事情是,我最后未能嫁给你”……  心,其实已在她的温暖和阳光下沦陷了。  却,认知得太晚了。